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科技之光|李元勝:尋龍記(連載三)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元勝    日  期:2022年5月20日      



03



時光是看不到來源也看不到終點的河流,它裹挾著一切滔滔向前。所有的生命與非生命,無不置身其中。

曾有人說,大地是它的河床,這是不對的,大地自己也在洪流之中,被迫經歷著滄海桑田。時光的河床,很可能是我們尚未有能力探測到的某個維度。就像在波濤中你無法看清河流的來龍去脈一樣,很可能,要置身時間之外,才能真正看到時光的河床。

有日出就有日落,從誕生、繁榮,再到衰落、消失,每個個體生命經歷著這樣的周期,每個種族也一樣。在地球上經歷了日落的物種浩如煙海,遠遠多于尚存的生命,而且,絕大多數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追溯的信息。小到針尖大的昆蟲,大到兩層樓高的恐龍,絕大多數,不要說骨骼,連足跡都沒有留下。

但是在時光的洪流中,還是有一些例外,某些時光的瞬間,某些物種的身體,被完好地保留下來。那就是琥珀。從某些古老的松柏類樹木或同樣古老的杉樹上分泌出的樹脂,瞬間包裹住了一只昆蟲或其他小型生物,又經歷劇烈的地質變化,經歷高熱或高壓,最終成為堅硬又透明的琥珀。那一個瞬間就這樣歷經億年把很多細節保存了下來。

琥珀是時光的例外,時光的眼淚。只有眼淚里的記憶才可能例外地保存長久。

尋龍人邢立達,盯上了琥珀,他異想天開地琢磨著,琥珀里有那么多昆蟲和植物,近年來又有蛙類和蜥蜴出現,會不會也有恐龍的一點信息呢?畢竟有一些恐龍是非常小型的啊。

這一盯,他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轉向了西南,當然,從四川方向往西邊調整了一下,那正是云南騰沖甚至緬甸的方向。

琥珀主要產地分布在全球三大區域:歐洲的波羅的海沿岸國家、亞洲的緬甸、中南美洲的墨西哥和多米尼加共和國。當然,我國撫順也出產高品質琥珀,但是幾近枯竭。

緬甸琥珀形成于白堊紀中期森諾曼期,距今約1億年。緬甸板塊處于印度板塊與亞歐板塊之間,其地質活動較為強烈,白堊紀時期更是火山的集中地,火山活動也比較頻繁,琥珀在形成過程中所受壓力也比較大,受氧化程度也比較高。

緬甸北部克欽邦胡岡谷地為主要產地。2012年起,隨著緬北地區局勢趨向平穩,新的礦區投入生產,而連接密支那和胡康河谷的公路也被打通,通過密支那,中斷很多年的緬甸琥珀開始規;M入云南騰沖的珠寶市場。

新發掘出的琥珀,出現在中國市場,不少是蟲珀,自然引起了中國昆蟲學家們的興趣,比如昆蟲學家、古生物化石獵人張巍巍,他是這樣描述他眼中的緬甸琥珀的:“憑借多年來對現生昆蟲各個類群的了解,我漸漸發現了緬甸琥珀的獨特魅力。雖然波羅的海和多米尼加琥珀珀體更加干凈透徹,但昆蟲種類多數跟現生種類近似。緬甸琥珀則不同,不僅內含物種類繁多,而且很多與現生種類差異極大,甚至聞所未聞!更為特殊的是,由于緬甸琥珀開采的特殊歷史背景,造成了世界范圍內對其內含物的研究嚴重不足!

2013年,在和張巍巍的交流中,邢立達進一步知道了很多關于緬甸琥珀和騰沖市場的新信息,堅定了要在琥珀中尋找恐龍蹤影的決心。從此,他開始通過各種渠道收集封存著古動植物標本的緬甸琥珀,當然,重點是脊椎動物。緬甸琥珀是遠古生物的標本富礦,作為中國科學家,在全球范圍內,占得獨到的地理先機。作為這個時代的古生物學家,又趕上了緬甸琥珀重新開采的時間窗口。這個絕佳的拓荒領域和時機都是絕不能錯過的。

僅僅通過騰沖琥珀市場收集標本,已經不能滿足他了,畢竟,全國甚至全球的琥珀獵手,都盯上了騰沖和密支那。他想直接去探訪神秘的胡岡谷地,親眼看清楚礦區的地質背景,他的心才能踏實下來做研究。

胡岡谷地屬緬甸克欽邦,又名野人山,處于茫茫原始森林的腹地,雖然與中國交界,但四周群山環繞,通往密支那或別的城市交通都極為困難?藲J山區由緬甸地方武裝克欽獨立軍控制,琥珀生產是他們的軍費來源之一,所以琥珀礦區設為禁區,進出關卡重重,外人很難進入礦區。不過,為了在琥珀源頭搶得先機,據說,越來越多的當地華人涉險到礦區一帶收貨。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2015年夏天的一天,邢立達終于進入緬甸,取道密支那,向胡岡谷地進發。

正逢雨季,細雨把森林、天空縫合成了茫茫一片。越野車就在這一片茫茫中緩慢前行,道路兩邊的樹枝,不時像浪花一樣砸到車子上。熱帶雨林充滿了各種意想不到的珍稀物種,但也有著危險,蚊子有可能傳染登革熱和瘧疾,灌木的枝葉上還有著令人煩惱的旱螞蟥。不過,最讓邢立達擔心的是沿途的武裝檢查站,荷槍實彈,如臨大敵,感覺這邊的戰事還處在一觸即發的階段。還好,一路都順利地過來了。

七個小時后,他們到達琥珀小城塔奈,這里的琥珀市場規模不小,有成品,也有原石,成品大多制作為項鏈、手鏈、戒指、吊墜等,也有進行雕刻。琥珀不僅通過密支那銷往中國,也有直接銷往仰光和曼德勒,加上礦區的人,塔奈相關從業人員達數十萬之多。

邢立達并沒有在塔奈停留,先是小舢板,然后大象,很費力走完了泥濘不堪的山路,才來到礦區邊緣。

突然,幾個穿著迷彩服的青年士兵攔住了去路,這應該是個暗卡。邢立達看到他們都端著明晃晃的突擊步槍,不由心里一驚。

士兵開始檢查他們的證件,還挨個盤問?磥,進入礦區比到塔奈小鎮管控更嚴。邢立達早已身著當地服裝,加上他長期野外工作,看上去和緬甸人并無異樣。向導給他也有準備身份證明。但是,回答盤問,他可就要露餡了——緬甸語聽不懂啊。

此時,轉身逃跑都來不及了。他急中生智,指了指自己嘴巴,比劃了起來。

向導阿文,反應很快,趕緊說是他的啞巴親戚,做琥珀生意的。

士兵猶豫了一下,揮手放行了。

前行不久,礦區終于出現在他們面前。這是近年來才開發的新礦區,和老礦區一樣,同處胡岡谷地,而礦區面貌依然是那么令人震驚。沒有像樣的房屋,全是工棚級的,房頂就是一張厚點的類似塑料布的材料。生活用的棚有簡單的墻,生產的礦井就是簡單地扯一個頂。放眼望去,幾千張藍色和綠色的“塑料布”密密地擁擠在幾個山谷里。

多數琥珀礦區都是曾經的沼澤或洼地,所以礦井會用木頭加固向下的通道,即使這樣,看上去也非常危險,因為整個土地就像松軟的泥漿。邢立達看到挖掘的工人,連安全繩也沒有,戴一個有頭燈的安全帽就下去了,使用原始的工具手工挖掘,在方形的礦井口進進出出,心里真是替他們捏一把汗。

詢問了一下,這些礦井都是這樣垂直往下挖,出現琥珀,就意味著挖到了琥珀層,這時再進行橫向挖掘,但為了安全,一般開采半徑不會超過十米。

和老礦區相比,新礦區的地層可能經過了更強的壓力或高溫的過程,這里出產的琥珀相對更脆一些,但是琥珀品種很多,紅色的琥珀被稱為血珀,離地表很近,通常只有三五米,穿過血珀層而往下,幾十米深的層面,就可能出現棕紅珀、金珀。

邢立達就在一個礦井邊開始了工作,在那些經歷了近億年深埋后剛剛重見天日的琥珀中,激動又低調地挑選包裹著琥珀的巖石樣本。

大半天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邢立達已經挑中好幾袋。突然,阿文急匆匆地走過來說:“密支那市場,有人在兜售一個恐龍的腳,你想看嗎?”

邢立達想都沒想就站了起來,最快速度開始收拾行李,和來的時間相比,行李沉甸甸的,增加了幾十斤琥珀標本。

這是第二次聽到琥珀里有恐龍的腳了。上一次,還是張巍巍給他提供的消息,他用幾個月工資從琥珀商人那里把那塊琥珀收購回來,但不是恐龍,是蜥蜴。當然,仍然是非常珍貴的標本。

第二天,他們就出現在了密支那的琥珀市場。塔奈的琥珀市場很簡陋,地攤多原石多。密支那市場相比就成熟些,市場內琥珀攤店整齊有序,大一點的店還配備了制服整齊的導購人員。

一般的游客就在市場里挨個攤逛,尋找自己滿意的琥珀。尋找精品的琥珀獵人,卻喜歡泡在咖啡館里,等著各路有貨的當地人,獻上寶物。這些琥珀獵人都喜歡用手電筒仔細掃描琥珀原石,看清楚里面的古生物是否有價值,掂量著怎樣報一個合適又有利可圖的價格?铸垖W家邢立達,就經;燠E于這些琥珀商人中,尋找著恐龍的蹤跡。

這次,在琥珀市場旁的一個旅館里,緬甸琥珀商人S先生老練地從層層紙包中,慢慢掏出一塊琥珀來,面無表情地遞過來。

“這就是恐龍腳?”邢立達也面無表情地接過琥珀,掂量了一下,掏出放大鏡、電筒。

電筒光下,琥珀里渾濁的小世界一下子變得清晰了,里面出現了指頭狀的東西。邢立達感覺到自己的心狂跳起來。

他控制住自己,繼續冷靜觀察,咦,結構不對,鱗片不對,這是什么玩意呢。他翻來覆去仔細研究,終于,在琥珀的另一面,看到一處不易察覺的傷口。

這塊琥珀是真的,但里面的內容卻是假的。正因為琥珀獵人對新奇古生物種的競相追逐,刺激了造假高手的出現,他們在琥珀上開口,塞進去類似古生物的當代東西,再重新巧妙密封。這種化普通琥珀為神奇的加工貨,往往還能賣出天價。

邢立達放下琥珀、放大鏡、電筒。一聲不吭。

場面有點尷尬,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下,都有點失望。

像是為了活躍氣氛,S先生主動提供了一個線索,“我曾經賣過一個鳥爪子給一位中國朋友,不是蜥蜴的五趾,不是青蛙的四趾,而是三趾!它通體是金黃色,美極了!”

“是嗎?”邢立達禮貌性地表示了好奇。

通過S先生賣到中國來的鳥爪琥珀,是不是另一件造假貨呢?雖然有點懷疑,但邢立達不愿錯過任何一個有用的線索,他委托騰沖琥珀朋友打聽這塊琥珀的去向。

幾個月后,消息出來了,這塊琥珀原來是被陳光收購了。

陳光,虎魄閣主人,福建人,騰沖琥珀協會會長,本來是做服裝生意的,后來娶了一位聰慧的緬甸華人太太,接觸到琥珀,2011年便改行做琥珀生意,由于做得早,他不僅旗下有眾多琥珀獵人,還合作參與到琥珀礦區的開采,掌握了很多琥珀資源。由于迷上琥珀文化,他自己的琥珀收藏也逐漸積累起來。

聽聞古生物學專家對這件收藏感興趣,陳光非常支持,立即派人把藏品送到了北京,供邢立達團隊研究。

于是,這塊傳聞中的琥珀到了邢立達手里。它遠比邢立達想象的大,已被切成了兩半,從其中一塊剖面看過去,的確隱約有一個金色的鳥爪狀的東西。邢立達仔細看了看,這塊琥珀的另一面保持著天然的樣子,這是原生態的琥珀!

他鎮靜了一下,控制住自己的激動,把標本放到了顯微鏡下,睜大眼睛觀察起來。

世界靜止了,時間仿佛停止了前行。此時此刻,世界的中心只在顯微鏡下:三個碩大的金色腳趾出現在燈光下,另一個較小的腳趾從三個大趾的背面形成對握的結構,這是典型的樹棲動物才有的特征。再進一步觀察,腳上披滿黃金般的鱗片,每一片都仿佛是巨匠精雕細刻而成,在鱗片與鱗片之間,甚至還有毛發細小如針。

結合白堊紀的時間點,這不是蛙爪,也不是蜥蜴爪,這是恐龍或者遠古鳥類!邢立達迅速作出了第一判斷。

但是,為了萬無一失,還必須對這件重要標本用更苛刻的防偽檢測。萬一,存在肉眼發現不了的琥珀造假呢。

熒光反應、同步輻射、微CT……這塊重要標本,輾轉國內外各大實驗室,它的更多信息被逐漸披露出來。

一天晚上,邢立達的手機響了。電話是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的白明副研究員打來的,他正連夜幫他們進行掃描。

“立達,這個琥珀里面好像還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動物腳部的骨頭,是破碎的,我看是幾乎沒有可能重建的!

這句話的后半句給了邢立達當頭一棒,因為他很期待能通過掃描,重建這只腳的內部骨骼結構呢。如果能完成,根據建立在骨骼形態基礎上的古生物學研究成果,就可以進一步把標本和同時代甚至不同時代的同類進行比較,可以確定它究竟是恐龍還是鳥類,說不定還可以確定它的進化程度甚至具體的種屬。

當然,這么纖細的足,在琥珀形成過程中,經歷漫長的高溫高壓,骨頭最終很難保持完整。

由于沮喪,邢立達甚至沒有注意到白明的前半句話。他恍惚了一下,又聽到白明很激動地繼續說:“但是,我整體掃描了這個琥珀,里面好像有更多骨頭,遠不止這對腳?赡苁穷伾c棕黃色接近,所以肉眼看不太出來!

什么?更多的骨頭!

這塊琥珀里除了一只看似從遠古伸過來的爪,的確同時還有一些羽毛和其他物質。如果整體都屬于一只遠古鳥形動物,那可是一個驚世的發現!人類還從來沒有如此接近過一只遠古鳥形動物的標本。

邢立達一下子又從冰窟窿里被撈了出來,他太興奮了,徹夜難眠。

第二天一大早,在白明的實驗室中,邢立達看到了標本的翅膀、脖子以及小小的腦袋。但是并沒有他期待的長尾巴。這只動物不是恐龍,很可能是一只白堊紀的鳥類。

但是,這仍然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發現,在一塊琥珀里,幾乎完整地保存了一只遠古鳥類,太難以令人置信了。和普通化石相比,這塊琥珀除全身骨骼外,還保留了大量軟組織和皮膚結構,給人類研究提供了罕見的材料。這一轟動性的消息迅速在全球范圍內傳播。美國洛杉磯自然史博物館恐龍研究院院長路易斯·恰普(Luis M. Chiappe)教授說:“這些保存下來的軟組織除了各種形態的羽毛之外,還包括了裸露的耳朵、眼瞼,以及跗骨上極具細節的鱗片,這為古鳥類研究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隨著研究的繼續,這只鳥的類別也得到了確定,它屬于典型的反鳥類。這是白堊紀出現的一類相對原始的鳥類,其肩帶骨骼的關節組合與現代鳥類相反,因此得名。反鳥類和今鳥類是鳥類演化的兩個主要譜系,并在早白堊世出現了較大的分化。

反鳥類有較強的飛行能力,拇指與其它三指對握,適宜樹棲,而且長有牙齒。最終在晚白堊紀末期與恐龍一道完全滅絕。

這只鳥命名為“比龍”,這是小云雀的緬甸當地讀音,小云雀和琥珀中的鳥爪一樣,有著金黃色的雙足。


和琥珀里眾多的昆蟲相比,琥珀中發現脊椎動物的概率極小,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脊椎類動物總體來說個頭大,就算小也比較有力量,不太容易被樹脂困;二是琥珀主要形成于新生代,得追溯到中生代最后一紀白堊紀之后了,但以恐龍為代表的遠古脊椎動物巔峰在中生代。所以,邢立達必須花出更多的精力,才能收集到有研究價值的標本。

從2013年起,邢立達頻繁去往云南騰沖和密支那的琥珀集市,一年就能去上五、六次,慢慢也積累了很多中間商的資源,他的微信好友有百來個與那一帶的琥珀相關行業的人。那些人會不斷把疑似昆蟲之外的遠古動物的線索發過來,時不時讓他興奮不已。

邢立達的功夫沒有白費,在接觸到“比龍”之前,他的團隊其實已經發現并研究了兩個鳥類琥珀標本,即“天使之翼”和“羅斯”。

“天使之翼”這塊琥珀里含有鳥翅,翅上面有完整的毛發,不同尋常的是,還有非常精巧的小爪子!這可是那個遠古時期的鳥的重要特征,從鳥翅的尺寸按比例還原出整個鳥的大小——是一只非常小的鳥,甚至比蜂鳥還小。

這個標本中有雙向爪痕,標本四周有大量腐敗物,說明這只可憐的小鳥是活生生被樹上流下的樹脂粘住并最后包裹住的。爪痕說明它還有過掙扎,腐敗物說明它的腐敗過程發生在琥珀即包裹物內部的無氧環境中。

令人嘆為觀止的是,“天使之翼”保留著整齊、優美的羽毛,那碩壯的羽毛,披露出這個家族擁有不俗的飛行能力。

“羅斯”和“天使之翼”不同,只保留著一點干凈的羽毛和半透明的皮膚,琥珀里也沒有任何爪痕,沒有腐敗物,說明在樹脂包裹它之前已經死去。邢立達認為,最大的可能是:掠食者撕下了鳥的翅膀,但沒有食用,而是將它丟棄。

兩個標本最后都被研究確認為屬于反鳥類的幼鳥。

古生物學研究早已發現,鳥類是恐龍的后代,所以古鳥類屬于廣義恐龍,其他屬于非鳥恐龍。從“天使之翼”、“羅斯”到“比龍”,緬甸琥珀給了世界極大的驚喜,緬北礦區所包含的人類史前世界的信息,遠遠超過最樂觀的評估。邢立達團隊積累的緬北礦區的古生物標本在迅速增加中:脊椎動物琥珀標本數百件、無脊椎動物琥珀標本數千件。不過,非鳥恐龍仍然是一個空白。

渺小的樹脂終難困住碩大的恐龍?但是,那些小如鳥類的恐龍呢?為什么眾多的琥珀中沒有一絲非鳥恐龍的信息?發誓在緬甸琥珀中尋龍的邢立達有點焦慮了。

還是在2015年夏天,還是密支那,還是人頭攢動的琥珀集市。集市附近的咖啡館依舊充斥著圓睜雙眼手持電筒的琥珀獵人和面無表情的中間商人。這些中間商人都有非常好的嗅覺和豐富的琥珀線索,能在咖啡館里兜售的都是他們按照琥珀獵人的偏好初選的。當然,也可能有“定制”的,如前所述的假貨。

邢立達和一個中間商一前一后走進了咖啡館,他又再次混跡在琥珀獵人中了。和其他獵人重點在于評估琥珀的市場價值不一樣,他的目標是封存在琥珀中的古生物信息,當然,最最優先的是非鳥恐龍。所以,有時人家瞧不上的,價格相對較低的,反而在他看來珍貴異常。市場價值和科研價值,一直存在著很深的互相誤會嘛。

“我有一個不錯的植物琥珀,雞蛋大小,你看看,還有兩只螞蟻,螞蟻上樹,不錯吧?”剛才,還在走著的邢立達被這位中間商叫住了。

借助陽光,邢立達把琥珀舉起來,仔細看了看,立刻屏住了呼吸:天哪,哪里是植物,明明是一個原始的羽毛結構,有明顯的羽枝和羽軸,還有色素痕跡,由深而淺沿著沿著椎體結構分布著,層次分明。這是不是他正在尋找著的非鳥恐龍?

進了咖啡館,借助手電筒光,他又把這塊琥珀細細看了一遍,感覺是非鳥恐龍或古鳥類可能性比較大,前者的機率至少應該有一半吧。

一直期待著的中間商終于成功售出這塊“螞蟻上樹”琥珀,他對自己機智的取名很滿意。

琥珀到手后,邢立達簡直舍不得放下,手持放大鏡看了又看,他發現這個羽毛結構已經呈現出了以前不知道的一些細節,以前從頁巖上的恐龍化石中也發現恐龍羽毛,但那是壓過的,很難猜測有多少節尾椎,每一節上有多少毛,它們又是如何分布的。這個不同,它是立體呈現的,非常直觀。

“我在琥珀中找到了一個疑似非鳥恐龍的標本”。邢立達給他碩士階段的國內導師、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徐星教授打電話。徐星,國家著名恐龍研究專家,已發現和命名恐龍新屬種達30余種。徐星的第一反應是:這,可能嗎?

第二天,徐星在顯微鏡下非常興奮地仔細研究了這個標本,迅速放棄了懷疑,也感覺是恐龍,除標本有著長長的骨質尾巴外,羽毛的形態也不一樣,鳥是從非鳥恐龍進化來的,這個進化是羽毛逐漸復雜的過程,這件標本的羽毛形狀明顯處在進化的初期,甚至比進化后期更靠近鳥類的竊蛋龍、傷齒龍、馳龍還早。

很快,一支由中、加、英、美等國科學家組成的國際研究團隊采取了多種高科技的無損成像和分析手段來研究這個標本。這項研究,還得到了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加拿大自然科學和工程研究理事會、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資助。

通過最前沿的同步輻射設備掃描標本,提取出有價值的信息,包括三維質量投影圖像,再經過對投影圖像的斷層重建、分段拼接等技術,最終得到了能充分展示標本內部結構和形態特征的高清3D圖像。

通過三維形態圖,邢立達研究團隊終于確認,該化石屬于非鳥恐龍,再根據其腹側有明顯的溝槽結構等,進一步確認它是虛骨龍類恐龍的一段尾骨。整個標本有9段以上尾椎,尾巴完全展開約6厘米,由此可推斷恐龍的全長大約18.5厘米。令人扼腕嘆息的是,這塊琥珀的兩端是非常新鮮的橫斷面,意味著深埋在礦層里的這件恐龍在挖掘時失去了其他部分,也就是說,經歷了近億年,它其實保存得遠比這塊琥珀里的部分更完整。

但不管如何,這已經是人類有史以來發現的第一塊埋藏在琥珀中的恐龍標本!拔浵伾蠘洹辩甑恼滟F程度,從生物發現的意義上說,遠遠超過了密支那市場上的很多奢侈級的琥珀。

“我研究恐龍數十年,并不曾想過,有朝一日能看到如此新鮮的恐龍”,參與研究的加拿大皇家科學院院士、阿爾伯塔大學菲利普·柯里教授說。邢立達給他的導師不斷增加的驚喜實在太多了。2016年,第一件恐龍標本的發現,由美國《當代生物學》雜志發表后,引起了一系列的轟動,邢立達已成為世界范圍內恐龍研究領域的明星級發現者。

邢立達團隊給這件標本取名“伊娃”——夏娃在英語中的另一個讀音。

邢立達還在繼續忙碌著,邢立達們的工作就像在完成一個拼圖,從恐龍骨骼化石、恐龍足跡化石到琥珀恐龍化石,這些珍遺的自然遺產的片斷,不斷填補著我們想象力也難以抵達的真實存在過的恐龍世界,他們的尋龍還在繼續,這個旅程同時也是尋找生命真相的過程:漫長,但是充滿了意義。(全文完)

 

往期回顧》》

科技之光|李元勝:尋龍記(連載一)

科技之光|李元勝:尋龍記(連載二)
























男同志片在线观看,禁忌动漫片免费观看,GAY欧美男男GV片在线观看iii,免费观看GV入口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