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作家視野 > 正文

龐國翔:吳芳吉詩歌的人民性芻議——學習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有感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龐國翔    日  期:2022年5月20日     


八十年多年前,在延安的毛澤東同志經過深入的調查研究和認真的分析總結,精準地掌握了我國文藝運動的歷史和現狀。他在中共中央1942年5月2日至23日于延安楊家嶺召集的文藝工作者座談會上發表了重要的講話。他在這篇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文藝實踐創造性地結合起來為中國文藝事業發展指明方向的光輝著作《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以下簡稱《講話》)中明確指出:“我們的問題基本上是一個為群眾的問題和一個如何為群眾的問題”。他指出,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學藝術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這其實就是毛澤東文藝思想中“人民性”的核心內涵。他還指出,創作上堅持“人民性”,就是“必須到群眾中去,必須長期地無條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農兵群眾中去”“只有這樣,創作出的作品才真正具有人民性,才屬于人民的作品”——這是毛澤東同志所講的文藝創作的方式和方法問題。今天我們體會得具體一點,就是我們的作品,應該具有積極的愛國情懷,應該關注百姓、底層,應該宣揚真善美,鞭撻假丑惡,表達百姓的真情實意。要實現這個目標,還有一個基本條件,就是我們的作品必然要讓百姓看得懂、看得明白。如果百姓看不懂,看不明白,這些作品將被束之高閣或存于“廟堂”,它再陽春白雪,也不會具備人民性或人民性受到極大削弱。
吳芳吉先生生于1896年,他是重慶江津德感壩人士,字碧柳,自號白屋吳生,世稱“白屋詩人”,其才華燦爛奪目,與蘇曼殊的俊逸才華前后輝映,為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中國著名詩人之一。吳芳吉逝于1932年,可謂英年早逝。享年36歲。
毛澤東出生于1893年,他比吳芳吉長3歲。此處先講一個他倆的小故事:1920年7月,吳芳吉離開上海赴湖南長沙明德中學任教。毛澤東表弟文強正在該校讀書。因文強在學!俺o亭”楹柱上劃改名師吳芳吉的楹句,學校欲將其“掛牌除名”,但吳力保文強后,吳文成為忘年交,常有詩聯往來。一次,毛澤東、何叔衡、謝覺哉等來訪文強,文強笑談此事后,毛澤東提筆在他的詩稿上寫下了贊譽吳芳吉的話:芳吉知春,芝蘭其香。
1932年吳芳吉去世,這年毛澤東還在江西瑞金,其實這期間也是毛澤東人生的低谷階段。在吳芳吉去世整整10年后,紅軍早已到陜北。1942年中共中央召開了文藝工作座談會。
毛澤東和吳芳吉都是詩人,都沒有上過正規大學,也許正因如此,他們的詩作才是“開放型”的,才是不受圈圈限制的。今天讀吳芳吉的詩歌,仍可深刻感受到這位九十年前就享譽詩壇的“人民詩人”“愛國詩人”稱謂并不過時,仍可感受到他的詩歌具有強烈的人民性的濃烈情感。我們可以這樣認為:毛澤東同志文藝思想中的人民性、吳芳吉詩歌創作實踐中的人民性,這是一種跨越時間的契合。我們現在雖無法證明毛澤東早前閱讀過吳芳吉的詩作,但毛澤東一定知道吳芳吉這個詩人。吳芳吉是那個時候文學的人民性的重要的實踐者和探索者之一,而毛澤東則是文學人民性的偉大的號召者。
吳芳吉的詩歌不僅具有濃郁的愛國主義情感色彩,也反映當時的現實社會,關注草根百姓,揭露尖銳的矛盾,真實地表達人民大眾的追求和意愿。但是,有人說他的詩歌是“四不”即“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雅不俗,不激不隨”。其實,我倒認為吳芳吉的詩歌是“四有”:即“有中有西,有古有今,古今相容,古為今用;雅中有俗,俗中有雅,大雅大俗,雅俗共賞”
吳芳吉詩歌作品中最能表現強烈愛國主義情懷的有《仇貨賣不得》《巴人歌》等!冻鹭涃u不得》這首抵制日貨的詩作共六句:仇貨買不得,仇貨買不得!買了仇貨,賣了中國!休將仇貨污人格,信誓勿逾越!當時此詩貼滿津渝大街小巷和黃包車,人人會背。此是中國第一首用詩歌抵制日貨的詩作,吳芳吉也是中國第一個用詩歌抵制日貨的愛國詩人。1932年“一二八”事變,日軍進攻上海,十九路軍奮起抗日,吳芳吉聞訊,慷慨高歌,創作了頌揚抗日的詩歌《巴人歌》:三千子弟令如山,征衣未浣血斑斑。當時傳誦一時,成了喚起民眾抗戰的動員令。1932年4月,他應加拿大友人之邀,赴重大講演《儒家思想與耶教精神》,他現場吟誦《巴人歌》,身患感冒的他激昂悲憤,聲淚俱下,難以自制。不料竟因勞累過度引發舊疾肺結核,當場暈倒,不省人事。
愛情是文學創作永恒的主題,文學創作主要體裁的詩歌更是如此。吳芳吉創作的《婉容詞》可謂一鳴驚人,天下聞名,此是他的重要代表作之一。該詩被中國詩界譽為“幾可與《孔雀東南飛》媲美”的傳世之作。該詩描寫了一位賢淑的鄉下女子婉容被出國留學丈夫拋棄而殉情的愛情故事。詩一發表就引起文學界震驚,全國讀者爭相傳誦,并被選入中學教材。當時的讀書人只要一提到吳芳吉就能隨口吟誦出:天愁地暗,美洲在那邊?……這首詩表現了吳芳吉對受到中國幾千年封建思想所迫害的中國婦女的一種悲憫情懷。
吳芳吉詩歌敢于揭露尖銳的社會矛盾。他的《江津城南》《兒莫啼行》《思故國行》《紅顏黃土行》《痛定思痛行》等,揭露當時國內軍閥混戰的暴行和國民黨的腐敗,描繪了窮苦大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慘狀。吳芳吉憂國憂民的赤子之心贏得了人民大眾的一致愛戴。尤其是吳芳吉“三日不書民疾苦,文章辜負蒼生多”的名言,在文學界可謂人人皆知,而且深受人民群眾所喜愛。吳芳吉這句名言,難道與“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沒有異曲同工之道。
吳芳吉的詩歌作品中很多具凄美之感,具有生動的凄情之境,或怨恨之情,或悲哀之苦。這當然與他所處的時代背景相關。比如《婉容詞》中的“野闊秋風緊,江昏落月斜”“只玉兔兒雙腳泥上抓,一聲聲,哀叫她”這是一種凄慘之景。他在《兩父女》的開篇之句:“亂山間,松佼佼,亂松間,屋小小。屋兒籬著墻,屋頂瓦帶草,小小籬笆半圍繞;h笆上花姣姣,俏花中,蕊裊裊。蜜蜂吻著花,馨香氣滿坳,青青炊煙解寂寥!边@又是另外一種凄美之景象。
吳芳吉詩歌作品還具有一種清朗真實之感、場景之感。正因如此也得到廣大人民大眾的喜愛。如《幾水歌》一、幾水真真好,津城處處嬌。云山四面起,井屋一灣遙。嶺塔端于弦上箭,風帆密似鳥歸巢。清趣無塵囂,來往雜漁樵。二、幾水真真好,津城處處情。大西門外路,長憶艾卿坪。樹樹枝枝香桔子,村村舍舍涌灘聲。風光四季明,歸興一舟輕。后面的“江團清玉盞,竹筍少娘廚。酒賤無須知價飲,街平不必倩人扶。猜拳故意輸,愛客誰能如?”這是多么的清爽和真實場面。如歌如謠,群眾喜愛。
吳芳吉的詩歌作品,語言非常的接地氣。他在語句錘煉上有獨到之處,他大膽而合理地利用了巴渝方言俚語,具有“巴蜀竹枝詞”韻味。讀起來朗朗上口,韻味無窮。他的詩作具有民歌中的鄉土氣息,有時還口語化,顯得簡真自然、樸實真誠。因而百姓讀得懂,看得明白。從他大膽吸收巴蜀地區人民大眾的豐富的語言營養這點來看,也表現出其詩歌作品人民性特點。
吳芳吉兼師眾長、獨樹一幟的詩體,開創了一代詩風之先河,對后來的詩歌創作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國現代知名詩人萬龍生等認為:吳芳吉是中國格律體新詩的開創者之一。這里特別要說的是:吳芳吉的這種“白屋詩體”是群眾最為喜聞樂見、最易接受的詩體。江津作為中華詩詞城市,作為吳芳吉的故鄉,在開展群眾性的詩詞創作上,這種詩體具有探索性的實踐意義。
今天,我們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作為作家更應該發揚《講話》精神,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牢牢把握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只有這樣才能奉獻更多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歷史的作品。

男同志片在线观看,禁忌动漫片免费观看,GAY欧美男男GV片在线观看iii,免费观看GV入口网站